是你什么样的转身,在暖阳的照射之下,让我内心增添一分执着。是你什么样的眼神,让我的梦逐渐变得清晰。
绚丽的花,耀眼的光,睁开双眼,明白了人生的路,还得独自去面对。
明天,再明天;一天,又一天,是什么样的风景,让我忘了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,难以释怀。不再去管,明天是怎样的一种未来,只要向前,就不能停下。
窗外的风,室里的人,犹如两个不同群体,但却可以以一种巧合的方式,将之联系起来。不会,也不再去想,你的决定会给我带来什么。
只要活着,就得向前。前方充满未知。明天的风景,又有多少人能看见呢?
人,应该以怎样的姿态,去面对未来。倘若努力能够冲破原有的生活,但你又不明白那样的生活,能否去接受它。倘若固执地走到尽头,宁可陷入泥淖也照着生活原有的节奏,那么永远也走不脱那个令人厌恶的圈。
你陷入了抉择的两难,于是只能选择一个人独自行走在风中。当自己终于明白做错了,脑海里仅存那微不足道的、下了多大的决心的执着,都会被窗外的风,撕扯;然后被时间的洪流,世人的质疑,耗尽。
只有坚守自己,就算错过也选择以另一种方式去逃避。于是,自己最终只能选择凝望,来取代远去的你。默默离去时留下的一句话。原来从默望,到默忘之间,不过是你坚定不能的纠缠不清。
在生命中留下那暖心一幕,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,哭过,那模糊中远去的身影,如此坚定,才发现原来你早就下定了决心。我想要一个你那暖心的一笑,让我再记住你最后在夜光下留下的温柔。幻想着你——那与我无关的每一天的快乐,原来是你和别人的快乐。
理由或许再牵强不过,找不到目的,只能以反方向,来证明你的决心。
后来,我明白,原来答案,只不过是过程里那渺小一叶,是真相角落里的那一页泛黄的潦草的笔记。知道,明白,再到懂得,都只能深埋心底,所以选择了以另一种方式活着。
再到后来,我懂了,原来窗外的风,室里的人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。
窗外的风,好暖,脑海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,心里有一种奇妙得想哭的感动。我该以怎样的言语,来诉遍自己对远方那难以放下的执着,是因为使得以后的我们能够面对彼此,是为了让自己的家人不再以一种匆忙的活着,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的余生。
不知明天,那窗外的风,能否吹进自己的心里。再然后以一种惊奇的方式,让我的心莫名一颤,到那时,自己会发现,原来活着,还可以做许多事。
相遇,相识;再到相知,相离,我是否还可以傻傻期待着那充满未知的重逢;好奇、天真,再加上那份已知、可以预测——却不能改变的事实,还要以怎样的方式,继续着它的未来。
难以释怀的执着,到最终明白后的热泪盈眶,似乎阐明了人生的意义,在于你在意过,追求过。这世界,我来过——虽然哭过,累过,也曾徘徊,也曾犹豫,但不曾后悔。
窗外的风,暖了人心,却冷了街角,忘了在寒冬里的暖风,已不能抵抗内心那充斥的冰冷。不曾留意过你眼里暗示的未来,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擦除的印记。不知多年以后,那午后的暖心,还可以在相同的拐角,看见那熟悉的路人吗?
曾仰望过星空,如今变成了荒野;曾执着追求的那片茵草,如今仅存——那浅浅的笑靥,那轻轻的挥手,表明你在我内心画下的句号,让我以为,你在我的心里,种下了那份依依不舍的依恋,来证明这是你留下的温柔。
窗外的风,窗外的人;窗外的风,室里的人。原本是两个毫不相关的群体,可以一个人生活着,但却被某种力量使之变成了最完美的,又最尴尬的两个陌生人。
夜里的光,指引着我前进,那里的十字路口,就只能选择直走,然后走到尽头。
可能是我太过固执,不该期望尽头会有什么自己意想不到的结果。或许等待,是在耗掉自己的最后一点精力时,才会看到远处那模糊不清的背影,原来是自己余生不愿舍弃的执着。
以后的我们,只能好好地做一个陌生人。你是我生命中最在乎的过客,而我却只能把那份不舍放在内心深处,街头拐了个角,于是,我选择了远方,你选择了远行;我选择了前行,你却和我朝着不同的方向。
本可以好好告别,但你却一句话也不说。也许,前世的执着,换来了今生的注视,来世的痴痴等待,却造就了你和他的风景,再到后来,你告诉我,那份痴情的坚持,终究抵不过时间的考验。
或许,那仅存的执着,是我如今努力的唯一理由。
窗外的风,暖了人心;默默地付出,成为了如今永恒的、绕有讽刺的话题。
找不到堕落的理由,所以只能一直这么努力着。
我多么奢望,自己每一个明天的付出,都会让每个明天过后的某一天得到某个人那微不足道的谅解,以及你那终有一天的释怀,能够明白我如今这样做的理由,不仅仅是为了自己。
不求别人懂我,只是希望现在最懂我的那个人,不要选择以冷漠的方式,来暗示你的抉择是渐行渐远。
窗外的风,室里的人。街角的你我,擦肩而过。到了某个拐角,你转身,那一抹浅浅的微笑,告诉我你累了,我在内心做着无声哭泣,来代替对你的万分不舍。你走之后,定格在夜色中的永恒,心中难以割舍的相识,是你成为了我路边最难以割舍的风景。
我的生命犹如一张白纸,因你手中的彩色笔,着笔于我的未来,是我向往已久,却无法触及你能抵达的边界之外的那个山茶花遍开的地方。
窗外的微风,因你而暖。心中唯一的缺憾,是那难以释怀、在我生命中丢下的你给予我的唯一印记,原谅我不能将它带进泥土之下,成为来世的牵盼。
前世的留恋,换来了今生的驻足,成为来世的凝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