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爱在雨夜读诗,长夜漫漫,听着雨声,读着诗词,仿佛回到千百年前,心中流淌一股莫名的哀愁。
读诗,是一辈子的事情。 我读的第一首诗并不是《静夜思》,也不是《清明》,而是宋代邵康节写的《山村咏怀》:
一去二三里, 烟村四五家。 亭台六七座, 八九十枝花。
二十个字,朗朗上口,寥寥几句,便构成一幅山村画,风景融于诗中,自然朴实。 之后,虽接触过诗词,却并没有痴迷,直到偶然读到纳兰性德写的一首诗《木兰词·拟古决绝词柬友》: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 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 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 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人生若只如初见,这一句话,便让人心生疼痛,不知为何,竟流下胆水,那会儿算不得理解这首诗,现在也不见得全理解。诗词就是这样,不同时期,都会有不同的感悟。
后来问过许多人,他们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,虽年纪不同。可对诗词都有相同的记忆,总有那么一首诗会触动你的内心,帶给你似曾相识的感动。
岁月流转,沧海桑田,千百年前,曾有人和你有着相似的心境。
“枕上诗书闲处好,门前风景雨来佳。”这是李清照大病初愈写下的句子。那时的她双鬓已白,整日药不离身,闲暇时,只能读书、赏景。
喧嚣的世界,已少有人会静下心来读诗,并非不想读,而是不愿去花费时间理解。于是,我将自己的理解和感受写下,希望其中的文字能与你产生共鸣。
书中有才子佳人,也有帝王将相,有落魄书生,也有股肱之臣,他们笔下的诗词或温暖,或哀愁,或旷达,从入世到出世,皆有因果。
诗词中的故事,不急不缓,将那个时代的故事娓娓道来。
中华上下五千年,人的心从未变过,追逐梦想,渴望爱情,有些事情明知无法改变,还是一意孤行,这就是人类,是感性。
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在喧嚣的尘世中,寻寻觅觅,到最后,我出早已忘了自己最初的样子。不妨静下来,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,读一首诗,听一段故事。
一首诗,一段情,一生梦。